独艺无二网_青年创意商化平台
× 注册
通过合作方账号登陆
或通过 手机/邮箱/用户名 登陆
密码
忘记密码?  记住我
登录 没有账号?请注册
× 注册
通过合作方账号注册
或通过 手机 注册
邮箱注册>
密码
点击重新获取
获   取
 我已阅读并同意《用户服务协议》
注册 已有账号?请登录
× 注册
通过合作方账号注册
或通过 邮箱 注册
手机注册>
密码
点击重新获取
 我已阅读并同意《用户服务协议》
注册 已有账号?请登录
× 完善资料
通过账号登陆
  
绑定已有账号 or 注册新账号
密码
 我已阅读并同意《用户服务协议》
×
资讯
  • 原创
  • 商品
  • 艺术家
  • 资讯

 最新活动推荐

首页 > 资讯 > 人物

艺 · 人丨本期故事:我们都只是挣扎在尘世中的傀儡

9/25/2016  浏览 2121  

星空
 之下 

星星,是远古的光,是宇宙的眼,是沉默着注视世间万物的见证者。
我们都是星空之下渺小的灵魂,在这颗不老的星球上转瞬即逝。
小时候,我曾痴迷于星空深邃的奥秘。
长大后,我却又开始执着于人间五光十色的故事。
是的,我一直在追寻一个好故事。
于是,我拿起了相机。我成为了记者。
这是一个寻找故事的职业,可我每天却在创造故事。
 
“主编,明天娱乐版头条是用清纯玉女甘为第三者,还是国民男神出轨闹婚变?”
“唉,这些都不够爆啊!不够爆你懂不懂?我说过多少次,要找当下最红的热点,这些不痛不痒的新闻谁会掏钱买啊?”
主编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国籍男子,但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却早已移居美国。
“小李,你那边社会版怎么样了啊?”主编突然转向了我。
“我正在做一期城市流浪者的报道。”
主编的两条眉毛像蚯蚓一样皱了起来。
“小李啊,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社会版你要多去跑跑那些有价值的新闻,前几天有个女的因为老公出去鬼混要跳楼的事儿,你就应该去跟一下嘛!”
“主编——”
我话到了嘴边,主编却抬起手往下一压,似乎这样就能把我的话压回去似的。
“小李啊,这样,你明天和娱乐版那边一起去下活动现场,你拍照技术比较好,多拍几张好照片回来,现在最火的就是那什么网络主播潇潇了,她明天会去城市广场,你们早点过去占个好位置。”
“可是,我现在还有……”
“你手上那些事儿都放一放,明天的头条最重要!”
主编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。
我沉默了。
 
城市的夜晚总是不缺光芒。
我常常想,究竟需要多少人的青春,才能汇聚成了城市中那璀璨的灯海。
我曾经从高处俯视过这座城市,夜幕下的它看起来就像一张巨大的蛛网,仿佛某种森冷的隐喻。
蛛网的中心就是城市广场,城市广场其实也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。
每晚,我都会路过那些陈设考究的咖啡厅,漂浮着香氛的奢侈品店,以及拥有巨大广告牌的高级商场。
周围的树上悬挂着满天星式的彩灯,斑斓的霓虹影影绰绰,这样的华丽很容易让我有一种幻觉,如同自己处在星空之上,群星正环绕着我闪耀。
曾经我很喜欢这样的梦幻体验,以为这就是城市的魅力。
现在我想,这只是城市对你善意的谎言。
毕竟,当你被中心的光所吸引时,便不会去注意角落的暗。
 
我麻木着走过华丽依旧的城市广场。
我看见一个裹着破败棉衣的老婆婆拖着一个同样破败的编织袋,正在垃圾筒旁翻找着什么,满头银丝如枯草般在寒风中飘摇。
颜色鲜艳的垃圾筒在她的映衬下,似乎都显得趾高气扬起来。
我或许应该做点什么,但我所做的也只是匆匆一瞥。
我甚至没有停下过脚步,如同这期间无数经过的行人一样。
但到了寂静的深夜,某种迟钝的痛感却默默地,一口一口地,啃噬着我。
也许我得了某种不治之症。
 
“小李,你往前再挤一挤,一会儿潇潇就来了。你记得多拍几张啊!”娱乐版的小王一边使劲推着我挤进汹涌的人潮,一边重复着同样的嘱咐。
一夜无眠的我只感到身体和大脑好像都处于冰河世纪。
我没有任何思想,我只是一具任人摆布的傀儡。
潇潇。拍照。头条。
这是对我的指令。
 
前面的人群突然一阵嘈杂。
“潇潇来了!”
“快快快!”
一辆黑色的 SUV 飞快滑进了人群之中,如同一点火星落入了沸腾的油锅。
无数个明晃晃的镜头对准了那扇已打开的车门。
一个年轻女子下了车,薄透的衣衫紧紧地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躯。
闪光灯此起彼伏,潇潇熟练地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。
人们似乎都达到兴奋的最高点,而我,也举起了相机。
可是,一个不起眼的灰色身影佝偻着闯入了我的镜头。
枯草般的白发,肮脏得不辨颜色的棉衣,以及堆在一旁毫无生气的编织袋。
本不是新奇的景象。
但这一次,我从镜头中看到了一双饱含着逆来顺受的眼睛,空洞而浑浊。
这双眼睛像滚烫的烙铁一般,令麻木的心再一次感受到了尖锐的疼痛,让干涸的眼眶再一次充满热泪。

《城市流浪者:是什么让我们被城市抛弃?》

我按下了快门。
“小李,你怎么回事?!让你去拍照,你都拍了什么回来?明天报纸开天窗是不是你负责?你是不是不想干了?!”
“主编,这是我的辞职报告。”
 
 
我们都只是挣扎在尘世中的傀儡。
但我却想要变成天上的星星。


作者
 简介 

 

徐志伟
 个人简历  
200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,201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硕士学位,曾任教于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工作生活于深圳。
 获奖经历  
2015年作品获二十一届全国版画作品展 “优秀奖”
2014年作品参加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获“获奖提名作品”
2012年作品获广东青年美术大展“优秀奖”
2009年作品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陕西展区“优秀奖”
2008年作品获第六届“学院之光”优秀作品展 “铜奖”
参加展览(部分)
2016年参加陕西省黑白木刻暨名家作品邀请展
2015年参加“工业在场”——2015中国工业版画三年展
2014年作品参加首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美术作品邀请展
2014年作品参加第六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
2013年作品入选第二十届全国版画作品展
2012年作品入选第十五届台湾国际版画双年展
2012年作品入选第二届云南国际版画展
2011年作品入选第十九届全国版画作品展
2011年作品入选“时空纵横--黑苏皖黔粤当代版画巡回展”
2009年作品入选第九届全国“铜版、石版、丝网版画展”

作品
 欣赏 
徐志伟《星空之夏系列组画》29x42cm 木版 2014
李强&徐志伟《芦笙 · 芦笙》160x100cm 套色木刻 2014

作者
 问答 
为何会选择版画这一艺术形式呢?
X:因为我读本科和研究生所学专业都是版画,对版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本科的时候在西安美院读的,那边的综合版画特牛,很感兴趣,没想一做就是四年。后来考研又到了广州美院,结果还是在综合版画方向。后来觉着,其他版种都挺有意思,就逐一尝试。久而久之,可能就形成了一种创作习惯了。

有什么偏好的创作题材吗?
X:我比较偏好时事新闻类的创作题材,特别是对当下比较敏感、问题比较突出的社会现象类的题材用得比较多,经过自己的提炼转化,物化成作品,通过作品来说出我个人的观点和想法,以画言话。

版画系列《星空之夏》的创作过程大概经历了多长时间?
X:这幅作品前后大概经历了半年多,那会还在南京工作。我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创作《芦笙•芦笙》,跟我们画院常务副院长合作。工作间隙我就拿块小版刻,在办公室刻,去画室也刻,当时总是偷偷摸摸的刻,怕被领导和同事发现我干私活,有人来了就藏起来,那段时间状态特别好,大部分时间都在单位耗着,早上七点到单位,凌晨一点多回家。
很累,但很充实,很有成就感。
这也是我第一张木刻作品,当时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我没敢送,没有信心,就送了《芦笙•芦笙》。
第二年的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展就送了这张《星空之夏》,还有幸获了个优秀奖,《芦笙》也获得了全国美展获奖提名,特开心。
现在回想,还是蛮怀念在南京的那段时间的。

《星空之夏》主要是想表现什么样的主题呢?
X:我所表现的题材其实是不定的,多是以新闻纪实为主,后来又有一些社会现象的个人关注,还有怀旧和个人记忆的一些主题都有涉及。当时没想那么多,有想法就做出来了,实在是闲不住。

有什么特别的创作故事与读者朋友们分享吗?
X:其实每个人的创作都不一样,画里画外多少都有一些故事,有的人将画外的故事写进画里,有的人在画故事的时候更能衍生出画外的故事,如此循环很有意思,这块我不愿多说,只有当读者站在画前,认真看画读画品画才更能深窥到作品背后的故事。


Copyright © 2016 广州高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87222号-2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

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